蜂刺

作者:SOLOCORD | 点击: 次| 时间:2018-12-08 02:01




 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客户,曾经找我订制过一个死侍的手链。收到后他很喜欢,给予了很高的评价,让我欣慰并有点沾沾自喜。通过这次订制,我记住了这个有趣又极端的家伙———他是个典型的极端分子,内心有两股力量一直在对抗和纠缠,用他的话说这俩股力量都试图要征服对方,形式经常此消彼长却又连绵胶着。我很好奇这样一个有趣的人,最后他身上的两种力量是否会分出胜负,哪一种力量最终为占据内心?可能这个答案我永远都不能为大家揭晓了。
 
这个有趣的人不但喜欢把自己往绝境里逼,还喜欢逼迫别人。他是个对美感有着自己追求的人,可能和我大相径庭吧,但是我隐约能感知到他喜爱的美感和他口中所说的艺术是什么。
 
有一天他找到我和我说:
“阿伊莎,给我订几条鞭子。”
“好啊,你要哪种?”
“蛇鞭,马鞭,散鞭,我都要。马鞭要三种不同长度的和款式的。”
“蛇鞭你会用吗?不给你做”
“没逗你,我真要。”
“你若真要,就先订一条玩感觉好了再买其他的吧。”
 
最终我们妥协先做一条散鞭。还没等我问有什么样的需求他便娓娓道来他的需求,一个要求比一个夸张,一个比一个过分。
 
“我要做黑白锦鲤图案的。“
“做不了。“
“怎么做不了了,你试试看。“
“一边玩去,没空搭理你。“
“那我要做闪电黄加黑色,不要规则的,越杂越好。“
“大哥,绳是直的你要我怎么给你做不规则的。而且我有对称强迫症,你那样做出来我看着难受,我不接你这单。“
“你想想办法,我真的想要。不逼你一下你怎么知道你自己做不做得到?“
“我不保证能做,我试试看,如果做不成我就不接了给你退款。“
“我相信你,你一定能行,我对你有信心,做吧。“
“行吧,付钱吧。“
 
 
接下来好几天我我被这个订单拖入困境,我把脑子知道的所有编制方法都过了一遍,觉得大致有5-6种可能性。动手开始尝试后,简直是备受打击,比我想象的还要困难。我试了至少7次,编了拆,拆了编。就像是分手和好,再分手再和好那么折磨人,以至于我到后来根本睡不着觉,一闭上眼睛就是黑黄绳出现的各种交错图形。我渐渐的体会到他所说的两个力量,抗衡着,相扶着,相爱相杀着。几次半夜睡到一半突然一个想法蹦出来,不管不顾一切狂奔到地下室就开始编起来,然后崩溃地失败。
 
编这条鞭子的过程种,我自己的情感方面也是一波三折,跌跌荡荡,就像是黑与黄的不规则,那种不忍直视的杂乱,交错在一起,拧巴着,没有办法,无休无止。
 
鞭子的困境就这么一直笼罩着我。情感的问题也无药可解。
 
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了蒙德里安的一幅画。

我开始觉得不规则其实也是一种规则,纠缠其实就是一种平衡。世间万物彼此相依,彼此克制,都有妥协和克制,完美的太极图过于抽象过于宏观,而微观中的不规则撑起了宏观中的大规则,不对称也可以恪守完美的逻辑。
 
 
于是,我决定了新的编制编织方案。


完成之后,我看着鞭子静静的发呆,看了好久好久,回忆这一个多月来的经历,种种画面场景对话,历历在目。可现在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平静自然,好像一切就该如此。那些我看着难受审美上接受不了的不规则,忽然间变得可爱起来。我对这跟鞭子产生了莫名的一种情感在里面,有点不忍心放手。这条艰难诞生的鞭子,像极了我的一段状态的隐约。当鞭子成型之时,我的感情问题也廓然开朗。冥冥之中,这条鞭子将我置于混乱的境地,而历练之后,又带我出迷雾。
 
我只是这条鞭子的创造者,我必定要把它送到它的主人那里去,希望它的主人能赋予它新的和新力量和情感。
 
我最后能为它做的,是给它起名——蜂刺。寓意懵懂的力量在混沌中,经历纠缠与对峙,终于像蜂之刺那样破谜而出,给生活一个新的境遇。